Re: “中國文化之夜”之我見‏

好一个 “中國文化之夜”之我見‏。
 
人不知而不愠。更何况,为晚会的成功辛劳了几周、瘦下去几斤的学子们怕是在忙着补觉、补功课呢。那让我这另一个好事的观众抽空冒冒泡吧。
 
第一个泡是个大问号。“红旗蔽日”、“浸淫”?也许我不够文化,可是我够观察 — 四处都是掌声,朋友喊哑了嗓子,后来攀谈的三位(来自不同国家、地区的学生、教授、市民)也都兴高采烈。政治?窒息? 莫非 “笑笑生” 说的是 “奥(林匹克)城”、“奥(地利)国”、或者 “澳洲”?
 
其实 “奥城笑笑生” 是个爱国之人、细心之人,留意到了海报上的口号,The Old Giant Embraces the World。可是,再多留意一点儿,就能看到那用的是现在时啊。现在的中国就是五星红旗,现在的世界也不是敢抢清明上河图的世界。君不见中国城在改旗,中文学校在换大陆音标?如果坦荡荡地爱国是过,那我只好兼职做个政治家。管他 “西方人” 爱什么样的中国,我先得爱她爱得有骨气!
 
第二个泡是友情提醒。“奥城笑笑生” 既是细心之人,为何没听到于光哲主席介绍的晚会主题 — 祖国 60 大寿、中美建交 30 年?写文章要压题,看节目也要知题,否则评论起来不免 _ _ _ _ (四字成语填空)。如果不能代表五、六十年代的大多数,不妨不要断言老歌 “实在沒有多少真情实感可言”。如果大家都能 enjoy life,不妨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唏噓。
 
我是觉得看到的节目都很好啊,因故障没看到的视频肯定也很精彩。比如,母亲过大寿,健康活泼的学子们揉古今、和东西地热舞一番引来满场的喝彩和闪光灯,难道没有礼仪小姐领着 SCSS 上下人等鞠躬下跪来的、来的“文化”?“从某种程度上说”,生活就是文化。被唐人街定义的形象不仅要靠 Jackie Chan 和 YAO 来改变,更要靠静如处子、动若脱兔的每一位来直接展现给身边人。
 
至於您是要六成的阳春白雪兑四成的下里巴人,还是三七开的传统与现在,赵导有一套,钱老也有一套。有幸的是,我们文科和理科的学子们不仅会思考,而且敢实践、会实践、乐于实践,不仅对祖国文化的渊源有(加下划线) 相当的理解,而且在捉襟见肘的条件下,把襟越做越漂亮,把肘越现越有力。那我就只能冒上第三个泡 — 赞一个,先!
 
最后一个冒的是越俎代“疱”。如果您有才、有意或者就是要减肥,SCSS 有的是活动要办。即便是继续做广大观众,不妨请再多拉些五颜六色、五湖四海的朋友来,再多为每一位台前幕后的同胞们、友人们鼓鼓掌。
~在那一晚,我相信能看到新主席的眼睛乐得更“笑”了、更“笑”了。
~为了这一天,让我们一起好好生活吧。
 
 
p….g
 
—–
Date: Mon, 30 Mar 2009 10:14:57 -0500
From:
Subject: “中國文化之夜”之我見
To:
最近看到一文,发给大家看看          文/奥城笑笑生   
 
  
  我來OU上學後,每日披星戴月趕文章,沒有很多時間去enjoy life。再者,此處地僻無管弦,有時我想放下手中的事務,出外走馬觀花一番,又覺無處可去,無樂可賞。如今早春三月,融合天氣,我校之文化大戲便隆重上臺。身為炎黃子孫,我從未觀摩過中國學生會舉辦的“中國文化之夜”,此次應友人相邀,便於昨日放下手裏文稿赴會。
  
  2個多小時的晚會不乏可圈可點之處,學生演員的敬業也頗值得嘉許。但我作為一個文科生,本著思考的本能,還是想就幾處發發書生的議論。
  
  其一,關於晚會的海報。晚會的海報上寫的英文是“the old giant embraces the world” (古老巨人擁抱世界)。這個slogan比較符合文化夜的主旨,可是海報上的圖畫(萬裏長城上紅色的天空升起了五顆星)卻和這個口號有點出入。我覺得整個海報的感覺是政治味重於文化味。誠然,長城和五星紅旗的確是中國的符號,可是從藝術的角度來說,藍天古城才是和諧的,殷紅的天空和黃色的星星,與灰色的長城搭配,實在不是很美觀。這樣將紅,黃,和灰搭配在一起,無非是想體現大國崛起和民族脊梁的內涵。但文化之夜,並不是政治宣傳,所以其實在海報設計上,不一定非得處處體現五星紅旗代表中國的含義。既然是文化之夜,就不妨多從文化的角度去思考。我認為,可以在將北宋張擇端的名畫“清明上河圖”印成海報或者宣傳冊的封面,封底可用王羲之的“蘭亭序”,清明上河圖展現的是故都汴梁的繁華風貌,而蘭亭序的字文皆可稱作神品。在宣傳冊上,可附帶對這兩件藝術珍品的中英文簡介。讓人一看,就能感受中華文化的悠遠,深邃,雅致,和平和。
  
  其二,關於晚會的程序和一些節目。大會開始的時候,首先是奏中美兩國國歌,然後是代表發言,似乎還是依身份的高低來排列。一曲搖滾版的《龍的傳人》後(其實這首《候德建》的名曲,充滿了對故國的緬懷和記憶,不適合跳成迪斯科),便開始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歷史。大屏幕上頓時出現了我們在國內的電視上經常看到的解放軍進城,土地改革,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宣布中央政府成立的影象和照片。之後,便是出生於80年代的學生們演出上個世紀5060年代的歌曲聯唱,沒記錯的話,好象還包括前蘇聯的一首歌曲和《北京的金山上》。竊以為,此處是整臺晚會最大的敗筆。
  
  首先,我們既然辦的是文化之夜,就一定要在晚會開場前烘托出中華文化的氛圍,而不是非常政治化的走程序。學生會可以在10月1日的時候,專門做個展覽來宣揚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歷史。而且對1949年這一年的定義,也不一定就是以頌歌文化為基調,這段歷史其實有許多是值得我們中國人反思和警惕的。在晚會上,我曾聽見男主持人說“新中國經歷了natural disaster(自然災害),終於……”,只要稍知歷史的人都知道,在1959-1961年,中國並不是處在自然災害年,所謂自然災害,其實是是彌漫於神州,奪去了大批生命的的famine(饑荒)。從某種程度上說,從1949年到1978年間,中國人所受的苦難其實並不少於1949年以前,所以實在不用在文化之夜上用濃墨重彩來強調江山來之不易,中國人民當家作主的豪情和氣魄。更何況對於大多數西方人,臺灣人,香港人,和海外華人而言,他們看到紅旗蔽日的鏡頭時,不一定就會如許多大陸上的人那樣感到激動親切,心潮起伏。
  
  再者,上世紀5060年代的歌曲,大多是在極左和個人崇拜的的氛圍裏創作的,諸如《北京的金山上》這樣的歌曲,除了吹捧和粉飾太平以外,實在沒有多少真情實感可言,此類歌曲即遑論與中華文化扯上關系,更去世界的普世價值十萬八千裏。坦率地說,當我聽到在紅色狂飆下所創作的歌曲由當代留美的學生來演唱,頓時不勝唏噓。即便“左”的文藝確也融入了中華文化的洪流裏,這些東西也不應該被作為能代表中國文明之正面經典大加傳唱。換句話說,舉辦方應該對中國文化的淵源有一個大致的了解,也就是能明白哪些是民族文化的精髓,哪些是民族文化的糟粕,然後再來定奪節目。昔日趙本山在西方某國演了一個近似“揶揄”殘疾人的小品,結果遭來一陣非議,就是這個道理。
  
  第三,關於以後文化夜的構想。既然中國文化之夜的受眾是面對來自五洲大洋的觀眾,那麽我們就應該enrich(充實)文化夜的內容。外國人最愛中國的,不是紅旗飄飄,而是孔子,書法,古箏,竹林,武術。在此次文化夜上,幾場中國民族的舞蹈都博來陣陣掌聲,便應了此理。一言以弊之,老外們愛的是一個古老的中國,一個文化的中國,而不是政治的中國。
  
  愚意以為,我們可將中國文化之夜更名為中華文化之夜,這樣有助於中國學生會與海外華人,臺灣,香港的學生會在一起舉辦。本來大陸,臺灣,香港,澳門就是一個大中華文化圈的概念,通過共同舉辦文化之夜,可以使中國大陸和港臺學生有更多的交流,更有助於打破臺灣與大陸學生會不相往來的局面。相比大陸而言,港臺等地對民族文化的傳承要更完善,這方面從臺灣每年一度的按明朝禮儀祭孔大典便能窺見一斑。其實中華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也確實是由港臺傳承和向世界傳播的,比如功夫片,鄧麗君,金庸,唐人街等等。
  
  總之,我真誠希望,在明年我們這些海外的學人能有一個真正的中華文化之夜,她不受政治的束縛,不被意識形態所浸淫,不被大國崛起等民族主義心態所窒息,充盈於那小小的舞臺上,不是中央電視臺的節目的翻版,而是真正通過獨立思考所營造的文化情趣和氛圍,畢竟,中華文化漫漫5000年,該有多少可歌可泣的華章啊!在那一晚,我希望能聽到《春江花月夜》和《姑蘇行》,能看到兩岸三地的炎黃子孫,演昭君出塞,李白吟詩,高山流水謝知音,而在那舞臺後寬寬的大屏幕上,漫天的紅旗招展和“主旋律”的畫面被唐僧師徒四人那生動的身形所替代。
  
  為了這一天,讓我們一起獨立思考,把文化的還給文化,政治的交給政治吧。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